2014年夏天,一起发生在中国南海上空的空中对峙事件经外媒曝光,被解读为中美在西太平洋相互角力的表现。当时,一架美国P-8A“海神”海上巡逻机从冲绳出发,前往中国海南附近侦察,这也是美军“例行”情报搜集活动的一部分。出乎意料的是,P-8A飞行至海南以东220公里处时,遭到了中国海军航空兵歼-11B歼击机的近距离拦截。

美国海军装备的P-8A反潜侦察机

这次事件不禁让人们想起2001年4月1日发生在海南岛外海的“中美撞机”事件。事后有分析称,中国潜艇正要出海演习,美军想来一窥虚实,反而碰上歼-11B“挡驾”。而美国《海军时报》近期刊登的一则报道,也部分证实了P-8A进驻冲绳后的主要目标。

整体战斗力以一当五

《海军时报》证实,目前,至少有两架隶属于VP-5巡逻中队的P-8A轮驻到冲绳嘉手纳,接替此前在亚太部署的VP-16中队,后者是美军首个完成P-8A换装并执行海外派遣任务的单位,在7个月的部署期内共投入6架P-8A,美军日后也会以这一数量为参照,派遣更多部队轮驻冲绳。所有飞机都归美国海军第72特遣舰队(CTF-72,又称巡逻侦察部队)控制,后者是第7舰队专职反潜巡逻的海军航空部队,司令部位于日本青森县三泽基地。

副标题

VP-16中队接收P-8A以来,美国海军进一步加速更新其海上巡逻/反潜机阵容。这种由波音737-800机身和波音737-900机翼组合而成的多用途飞机,旨在取代有50余年历史的P-3系列巡逻机。P-8A将在今年年底结束“初期低速生产”(LRIP)阶段,完成首批24架的交付,接下去就是量产117架的全速生产。

P-8A的整体战斗力号称相当于P-3C的五倍。除鱼雷、反潜炸弹、水雷,它还可以挂载反舰导弹,并具备大范围情报搜集能力。美国海军希望将P-8A同海军版RQ-4N“人鱼海神”大型高空长航时无人机相结合,大幅拓展巡逻与侦察空间,对可疑海域实施持续监视;RQ-4N负责通过数据链把探测到的潜在目标及时回传给P-8A,协助其跟踪和攻击目标。

当然,但凡新型军机,服役之初总会遇到些小麻烦。P-8A刚到日本不久,就有消息说,机载电子侦察系统不如预期,情报、监视和侦察(ISR)能力和反潜探测距离无法达到设计指标,美军正加紧进行各方面的改进。该机未来还将装备22号数据链,提高跨军兵种数据传输能力。

副标题副标题

视亚太为最佳训练场

眼下,新出厂的P-8A飞机被优先提供给佛罗里达州杰克逊维尔海军航空站的中队,已有5个中队完成或正在进行换装,依次是VP-16、VP-5、VP-45、VP-30等。短期内,除了VP-30负责本土训练,美国海军会按照上述顺序,将其余四个中队陆续派到西太平洋。目前,VP-45正在第3舰队(驻珍珠港)任务区值勤。

VP-30则是美国海军海上巡逻机部队的换装中队(FRS)。自从驻守加州的VP-31在1993年撤消,该中队成为惟一负责巡逻机换装训练的部队,每年可完成两个中队的换装训练。而其他中队,将以部署基地为准,从惠德贝岛、华盛顿、卡内奥赫湾等航空站依序换装。

虽然所有新换装的中队都得在美国东海岸训练并形成初始作战能力(IOC),但绝大部分飞机的第一次海外部署任务都是去西太平洋,这与“亚太再平衡”战略有莫大关系,因为美国海军60%的兵力预计投入该方向。截至目前,数量有限的P-8A已执行至少18次派遣任务,任务区域涵盖印度洋,落脚地包括菲律宾、韩国、马来西亚、新加坡与澳大利亚。

该机每次“外派”,都只有低级别的地勤维护团队随行,但无碍技战术水平的充分发挥。2014年3月的马航MH370失联事件中,VP-16也曾派出两架P-8A到澳大利亚珀斯,执行首次实战任务,虽然最后没什么收获,P-8A的37架次出动数量,313.3小时的连续飞行时间,加上搜索了365118平方英里的水域,依然显示出它强大的监视和情报搜集能力。

副标题副标题

美媒忧高超音速武器井喷中国导弹能扭转乾坤

参考消息网6月29日报道美国《国家利益》双月刊网站6月28日发表题为《高超音速导弹如何将美国和中国推向战争》的文章,作者为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太平洋论坛客座研究员埃莱妮·G·埃克梅克奇奥卢,全文编译如下:

高超音速武器能够达到5倍音速以上的速度,是最新型的精确制导弹药。这类武器是远程打击武器系统这一更庞大家族中的一员。

在美国,研发高超音速武器的背景是,希望发展常规快速全球打击技术——官员们通常将之定义为“能够在一小时内击中世界任何地区的目标的高精确常规武器”的技术。除美国外,中国和俄罗斯等国也在秘密研发这一大有前途的技术。对于俄罗斯人或中国人已经到达何种研究阶段,我们几乎一无所知。

然而,从中国两次试验相隔时间很短这一事实显然可见,中国强调快速研发而且重视这种新武器对中国的战略价值。较短程高超音速武器似乎是一种较为可行的技术,而全球射程武器则是一个远不能达到的目标。然而,各国均对这两种武器进行大量投资,其作战能力看上去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就中国而言,美国在弹道导弹防御以及常规快速全球打击方面的政策以及投资导致了认知差距,加剧了对美国试图遏制中国的担忧。一些中国专家认为,中国感到担忧的背后,隐藏着若干主要原因:核武库规模一直以来较小以及成问题的第二次打击能力。中国专家特别谈到了中国受到美国胁迫这一前景。中国存在这一担忧主要是因为,美国具有核优势,而这一优势在与弹道导弹防御和常规快速全球打击技术所赋予的常规先发制人打击能力相结合后,令中国的报复能力面临危险。

副标题副标题

在奥巴马总统的布拉格演讲以及发布2010年《核态势评估》报告后,中国人的担忧骤然加剧。中国认为,美国减轻对核武器的依赖等同于增强对常规武器(尤其是常规快速全球打击武器)的依赖,而在常规武器方面,美国具有无可否认的优势。因此,中国人认为,奥巴马总统对一个没有核武器的世界的展望是一个旨在遏制中国崛起的陷阱。

点击图片进入首页

至于中国研发高超音速武器,主要是受穿透美国弹道导弹防御这一目标驱动。对中国而言,将发生地区冲突时试图进入战区的部队作为打击目标的高超音速武器,能够打破美国在进攻(常规快速全球打击)系统和防御(弹道导弹防御)系统这两方面的优势。2010年底,中国人测试了携带一枚机动式弹头、射程约为1500公里的东风-21D反舰弹道导弹,令大多数美国专家和高层军官感到震惊。学者们称这种导弹能扭转乾坤,将对地区战略和外交态势产生深远影响。据2049计划研究所的一篇报告称,显然,这种导弹的任务是打击航母,除此之外,这种导弹的极端重要性还在于,它是中国从弹道技术迈向高超音速武器和常规快速全球打击能力的跳板。中国于2014年1月和8月对WU-14高超音速滑翔飞行器进行了测试。关注中国武装部队现代化问题的专家强调,考虑到这两次测试间隔时间很短,表明中国十分重视高超音速技术。

点击图片进入首页

在讨论了高超音速武器研发的驱动因素后,关于这些武器在作战层面和战略层面的影响力的问题仍有待解答。在抢占主动权和对在敌方战争努力中处于核心地位的关键点实施外科手术式精确打击方面,双方似乎都试图以高超音速武器为手段。在战术层面出奇制胜以及通过发动反卫星武器进攻先发制人,破坏敌方指挥自动化系统,似乎是高超音速武器可以执行的任务。因此,高超音速武器能够在反介入/区域拒止战略以及反反介入/区域拒止战略中成为有价值的补充。

如果东亚局势不滑向赫尔曼·卡恩所称的“双边升级局势”,这两种战略观念都将基于牢固之地。在上述局势下,没有哪个国家能够理由充分地声称,本国能够取得升级主宰权——即能够可信地抵消敌方以进一步升级作为对此前行为的回应的努力。尽管军事计划制订者普遍倾向于选择直接升级战略,但在美中发生冲突这一前景中,此种事先确定的僵硬战略路径也许会产生有害影响,迫使双方进入一场原本可以避免的激烈升级的冲突。

副标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