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近日,太原市民小范为帮老公找工作,轻信微信上“处长”的话语,呗约至酒店开房,没想到被骗失身,苹果手机也被骗走。事后,对方竟要价1万元保证删除不雅照片。最终,小范与老公到刑警队报案,小范红着脸低头说:“原本是想找工作,没想到遇上个骗子!”

女子帮丈夫遭敲诈:失身还被骗走iphone 事后仍被敲诈万元

近日,太原市民小范为帮老公找工作,轻信微信上“处长”的话语,呗约至酒店开房,没想到被骗失身,苹果手机也被骗走。事后,对方竟要价1万元保证删除不雅照片。最终,小范与老公到刑警队报案,小范红着脸低头说:“原本是想找工作,没想到遇上个骗子!”

2016年1月3日,犯罪嫌疑人被缉拿归案,这名自称是“某厅处长”的嫌疑人21岁,没有工作。

女子帮丈夫遭敲诈:失身还被骗走iphone 事后仍被敲诈万元

“处长”招司机,是真是假?

小范是太原人,今年26岁,一年前她生了孩子便辞去工作在家看孩子。后来,丈夫小郑也失业了,这让小范心里有些着急。2015年12月,小范看到一条招聘信息:招聘给处长开车司机一名,年龄30岁以上40岁以下,五险一金,带双休日,联系方式1563544××××,徐处。小范琢磨,自己的丈夫开车经验丰富,如果能给处长当司机,家里就会多一份收入,小范将这位“徐处”的电话存到手机里,加对方为好友。

“我问是在招司机吗,对方回答‘是’,我问工作地点在哪儿,他回答‘××厅’。”小范说,在和对方沟通时,她问对方招聘信息是真的吗?对方回复说:我吃多了才骗你,我以前有一个司机,但最近他出事了,领导让我从车队里找一个,我不想用车队的人,就想从外面找一个,所以才发布了招聘信息。对方问小范是给谁找工作,小范介绍了自己爱人的情况,这位“徐处”约小范第二天在太原市××厅门口见面。

第二天10时,小范与丈夫如约到了××厅门口,拨打“徐处”的电话,一直是无法接通的状态,小范想对方可能在忙,过了一会儿再打仍然没有人接。“后来他让我帮忙交100元话费,我觉得他是骗子,所以没理他,我们就走了。”小范说。

女子帮丈夫遭敲诈:失身还被骗走iphone 事后仍被敲诈万元

得到信任后,二人约在酒店见面

回到家中,小范将对方的电话删掉了。没想到当晚,“徐处”主动向小范道歉,称面试的人太多,自己有些心烦,不应该让小范等那么久,也不应该让小范为自己交话费。“自那以后,他就经常和我聊天,他告诉我他30岁,以前是当兵的,舅舅是某个单位的领导,所以安排他进了××厅,他也和我说自己的一些家事,说他离婚了,有个孩子让老人带着,自己一个人在太原。”小范说,每天聊天让她重新认识了“徐处”,也十分信任对方。在得知自己也没有工作后,“徐处”表示可以帮小范也安排一份工作。

2015年12月24日,圣诞节前一天,“徐处”约小范见面谈工作的事情,他叮嘱小范,自己身份特殊,不能在公开场合和小范谈事儿,怕被熟人看到。

“让我去酒店登记一个房间,说不能用他的身份证怕被别人发现,所以是我去前台办理的入住手续。”小范说,两人见面后聊了会儿天,“徐处”就一把抱住自己说,只要发生关系,工作的事情就能解决,“他还告诉我,报警是没有用的,他很有办法。”

两人从房间出来时,“徐处”提出要先走,怕别人看到,并主动说让司机送小范回家,“走到电梯口,他用手机给司机打电话,进了电梯他说手机没电了要用我的手机打,而且在楼下院子里等我,我等他先下了楼以后,我下去办了退房手续,这才发现找不到人了。”小范的手机是一部金色iPhone6,她用前台电话给自己的手机打电话,是无法接通的状态,再打“徐处”的手机,发现也关机了,小范意识到自己遇上骗子了。摊上这样的事儿,小范没敢和家人说,只说自己的手机在公交车上丢了。

女子帮丈夫遭敲诈:失身还被骗走iphone 事后仍被敲诈万元

工作没找成,却被敲诈1万元

第二天小范补办了新的手机卡,买了一部新手机,当天晚上“徐处”又和小范聊天了,“他说对不起我,我问为什么要骗我,说我给你1000块钱,你还我手机吧,没想到他让我给他一万元,否则就把我的裸照公布出来,告诉我老公。”小范虽然心里害怕,却也拿不出一万元。

去年12月26日,“徐处”继续与小范联系,催促小范给自己打一万元钱,提供了自己账号,并声称,如果小范不配合,“徐处”就会将此事告诉小范的丈夫。看着小范整日心神不宁的样子,小范的丈夫小郑问究竟发生什么事了,小范才将事情原委告诉小郑,小郑气得报了警。

“接到报案以后,我们对嫌疑人展开追查,通过其手机号查到机主个人信息,经报案人辨认,机主本人就是嫌疑人,我们了解到,嫌疑人在太原干过一段时间司机,家在平遥。”负责调查此案的太原市万柏林区兴华刑警队民警告诉记者,民警们直奔平遥找到“徐处”家,在了解案情经过时,自称“徐处”的嫌疑人对案件供认不讳。“嫌疑人初中毕业,今年21岁,无业,父母都是农民。”民警告诉记者。

问及为什么要冒充××厅的处长时,嫌疑人徐某答:就是为了吸引人在微信上跟他聊天。问到为什么发布招聘信息,徐某答:还是为了找人聊天。提及向小范勒索的一万元封口费,徐某回答说:“她说自己是太原一个城中村的,我觉得这儿的人拿个一万块钱肯定不是问题,其实我也不是真的要告诉她老公,就是为了吓唬她要钱。”

办案过程中,民警发现,徐某还发布过招聘保姆的信息,已经有女子与其沟通,“直到他已经被我们抓获,还有女子和他联系。”

目前,徐某已经被警方刑事拘留,他对小范构成了敲诈勒索,将面临有期徒刑或管制。